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2020-01-03 13:06

2019互联网名利榜(上)之人物篇

当数亿网友在“我太难了”的网络热词中告别2019,中国互联网大佬或许更想尽快翻篇这充满戏剧与挑战的一年。

复盘2019,有人负债累累,有人锒铛入狱,有人把夫妻创业的佳话变成一场笑话,有人将创业的风口踩成了一个个巨坑,有人告别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,也有人临危不惧力挽狂澜。

展望2020,将有一批更年轻的企业家成为新经济的主角,也有一群更生猛的面孔借着新技术白手起家,时代的潮流滚滚向前,创业的故事仍在继续演绎。

南都记者梳理出过去一年来,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引发舆论热议的十二位人物,他们的创新与成功之处值得鼓励、借鉴,折戟原因更值得反思、警醒。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李国庆在接受采访时“冲冠一怒”砸破的那个玻璃杯,最终演变成俞渝反击的信号,以一篇长文怒骂“李国庆,我要抓破你的脸!”李国庆和俞渝积压已久的创业矛盾,在吃瓜群众的围观下,“抓马”(戏剧性)的逆转,成了家务之争。

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,李国庆和俞渝夫妇以70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第573位,财富的主要来源正是两人在1999年共同创办的当当网。经历了2016年以不足上市时四分之一的市值私有化退市、2019年以75亿元卖身海航失败后,曾对标亚马逊的当当网已经彻底退出头部电商平台竞争行列。

李国庆和俞渝曾是人人称道的模范夫妻档,但今年最终走向了陌路。李国庆多次对媒体强调,夫妻店模式对公司和生活都弊大于利,而当当网的股权应该如何划分则成为两人离婚案的焦点,“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%股权就和平离婚,我拒绝同意,我要求平分。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”。

2019年的李国庆一边在社交媒体向俞渝喊话,一边跟俞渝打离婚官司,出走当当后还上线了知识付费平台“早晚读书”。离开俞渝后,现年55岁的李国庆在新的领域能够创业成功吗?

点评:夫妻创业有风险,员工需谨慎。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被网友描述为“干一行垮一行”的罗永浩,在2019年也没有让人失望。

回看罗永浩在2019年创过的业,分别有年初的社交产品聊天宝、年中的小野电子烟、以及年尾推出的仿鲨鱼皮材料Sharklet。其中聊天宝仅存活50天后就宣布就地解散,小野电子烟诞生半年后撞上了敦促电商平台下架电子烟、互联网平台撤回电子烟广告的“线上禁售令”,而Sharklet则在近日传出和罗永浩解约的消息——罗永浩12月30日在微博回应称:“哦?都传成这样了?那我明后天抽空写一个澄清稿吧。”

传闻团队已经卖给字节跳动的锤子科技,也给罗永浩留下了巨额债务,还让他一度成为“老赖”。罗永浩在微博承认,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、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,罗永浩个人签了无限责任担保的一个多亿债务。

从手机、社交产品、电子烟,到现在的仿鲨鱼皮材料,罗永浩的创业产品终于从to C到了to B。曾有人评价说罗永浩的粉丝都是“只听相声、不买产品”,那么B端的制造商们会买罗永浩的账吗?

点评:干一行垮一行,垮一行换一行。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欠钱+赖账,让“国民老公”秒变“国民前夫”。

2018年,王思聪以50亿元财富位列“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”第16位,对比10年前父亲王健林给的5亿“练手”资本,王思聪收获颇丰。

但一年后,王思聪的事业便遭遇不利。2019年3月,其全资控股的熊猫TV在烧光几十亿后最终关停,经济纠纷不断缠绕,王思聪险成“老赖”,欠债20亿,损失了一帮“老婆粉”。

然而,以往在微博怼天怼地的王思聪近半年都没有吭声,“代替”他发声的除了法院,还有微博各种热搜——各种主播、供应商、投资者起诉讨债,你方唱罢我登场,一个撤销了,另一个又发起了。11月因未能按期执行北京、上海两地多个法院判决,导致王思聪一年内遭遇5次“限消令”,名下不仅约1亿股权遭冻结,房产、汽车和银行存款也均被查封。

12月26日,北京普思投资公司发布公告称,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公司及实控人王思聪承担,并表示将诚实守信,继续创业。源于做大熊猫直播而承担的“对赌协议”,怎料却成了绊倒王思聪的“绳索”。目前,王思聪身上所有的限消令已被解除,只是这投资的学费怕是有点贵。如果富豪爸爸王健林不出手,这20亿元欠款,王思聪该如何还呢?

点评:成也微博,败也微博。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从胡润榜“最年轻富豪”到被警方逮捕,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的角色转化只用了三年。

2015年年末,自称“不懂游戏”的王悦通过资本运作,将恺英网络成功送上了A股。随后,王悦以66亿元的身家挤入了“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”,成为了“中国最年轻富豪”。

尝到甜头后,王悦继续在资本市场蒙眼狂奔。2017-2018年,凭借雄厚资金和“左右互搏”之术,恺英网络先后拿下浙江盛和浙江九翎的实控,取得《蓝月传奇》《传奇来了》等月流水过亿的游戏产品,一时间一时风头无两。

然而,出来混迟早要还的。2019年,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,王悦与其他4名恺英网络高管先后被警方带走,企业超1/3股份被牵连。恺英网络的游戏主业也断崖式下滑。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大降,净利润同比下跌近9成。

内行都懂,恺英网络今日困境,原因之一是踩进了“传奇”的版权“大坑”。游戏行业不再是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的时代,不再是全靠胆量与钻营资本游戏就能脱颖而出的时代。上市前,恺英网络是靠着代理游戏《全民奇迹》在行业里站稳脚跟。如今,王悦和恺英网络会有新的“奇迹”发生吗?

点评:再次证明,富豪榜是“魔咒”。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以往低调、神秘的任正非原计划在75岁退休,但在2019年,他却主动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媒体的数十场密集采访,一年下来,与3000多名记者说了比过去30年加起来都多的话。不仅如此,任正非还高调感谢了美国政府:给华为打了个“大广告”。

鉴于5G方面技术的领先优势,从年初起华为就遭到了美国方面的围追堵截:从被列入所谓“实体清单”,再到美光科技、西部数据公司、高通、谷歌、英特尔和博通等美企,都曾中断过与华为公司的合作。特别是谷歌方面宣布停止对华为安卓系统的授权,更是让华为在欧美市场的销量减少了话语权,而华为5G技术的对外拓展也面临各种限制。

所幸,华为早早布局的“plan B”计划扭转了劣势,在2019年,他们拿出了华为鸿蒙OS和麒麟990系列以应对困局,这也让华为智能手机全年发货量超2.4亿台,稳居全球第二,5G手机更是占据国内第一的位置。按照任正非的说法,华为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,准备硬刚对方陆续而来的打击。如此看来,任正非的退休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了。

点评:“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。”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从“不知营销是何物的菜鸟”,到执掌中国A股最赚钱公司,董明珠即将迎来她在格力的三十周年。

2019年的董明珠还是一贯的“铁娘子”特色,每场硬仗都扎扎实实打赢了:从年初的高票当选格力电器新一届非独立董事,从而连任新一届董事长;到赢下与雷军的10亿赌约;随后一纸举报信把“电商新贵”奥克斯推至舆论中心;再到格力电器股权转让之争画上句号,成最大赢家之一。

不过2020年也意味着离董明珠之前立下的FLAG更近了:到2023年实现6000亿营收目标,即5年内再造两个格力。此前格力的造车、芯片、手机等赛道都被外界看衰,但是看起来董明珠并没有放弃多元化战略:在临近2020年的关口对外发布了万物互联智能家居新战略。那么这次董明珠会否给我们带来惊喜呢?

点评:是个狼人,比狠人更狠。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2019年,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一句“What’s your problem?”伴随着“宏颜获水”的段子走红网络。当众演讲遭遇意外泼水,这位以帅气、儒雅著称的BAT大佬仅用英语飙出一句质问,随后迅速整理仪态继续演讲“AI前进的道路上还是会有各种各样想不到的事情会发生……”

李彦宏表现出的沉稳和风度为业内所称道,但比泼水门更难应对的,是今年以来百度公司的业务亏损、高管离职等一系列“水逆”。5月17日,百度发布上市14年以来首度亏损的一季度财报,同时宣布百度14年老将、前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,并由此引发了一场剧烈的人事动荡。“面临严峻的外部挑战以及疲软的宏观环境,公司自上而下推动了一系列颠覆性变革,涉及组织架构、人事变动、业务盘整等等。这些变革带来阶段性阵痛,更将带来积极而深远的影响,让百度走得更稳、更远”,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如是总结。回顾百度市值从今年8月份338亿美元(97美元/股)左右的最低点,已缓慢增长到438亿美元 (126美元/股),但相比2018年5月中旬的990亿美元(284美元/股)仍然蒸发了50%以上。

点评:水逆易解,尾大难掉。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丁磊可谓是2019年互联网江湖中最“舍得”的老板。网易考拉20亿美元卖给阿里巴巴,成就了跨境电商领域在今年的最大收购案。考拉“卖身”不久后,丁磊继续“瘦身”,有道正式挂牌美股,网易文漫及云阅读欲以1.5亿元打包出售。

回顾曾经,电商业务曾是网易除游戏业务之外的第二大现金流来源,丁磊曾表示希望“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”。

事与愿违的是,电商业务因低毛利率一直拖累着整个集团的盈利表现。加上今年以来,网易的裁员风波及“当家”的游戏业务呈现出疲软状态都使得其股价表现波动。作为一名精明的浙商,丁磊果断选择了“断舍离”,大刀阔斧调整网易的营收结构。

今年Q3以来,网易股价回暖,却依然没有逃过收入增速持续放缓的命运。网易CFO杨昭烜曾强调,不支持以亏损换取高速增长的态度贯穿着公司发展的始终,这或许也是丁磊的坚持。

在习惯追逐风口的互联网领域,丁磊的“慢性子”使得外界笑谈其让网易完美“错过”了所有风口。但在如今不再是红利遍地的互联网江湖中,舍得耐住性子,勇于“归零”,或许才是丁磊独有的生存法则。

点评:“舍得”,有舍才有得!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柳传志的头衔又一次换了,新的称号是联想控股名誉董事长和资深顾问。在连续两次卸任又出山“救火”之后,柳传志这次或许是真的退休了。

不过,柳传志这次选择的接班人有点出乎意料。此前外界普遍认为联想控股总裁、执行董事朱立南会接任董事长一职,而杨元庆、刘军、孙宏斌、郭为等人也曾被认为是柳传志接班热门候选人。但在柳传志的冷眼旁观多年后,最终联想控股的下一任舵手还是选择了宁旻。

相对于上述人物而言,宁旻不仅知名度低,资历也远远不及,但有人说,宁旻的优势在于其全面性,在联想日益面对多方挑战的时代,宁旻的“广”或许是他的决定性优势。

那么接下来,宁旻是否能重现联想控股柳传志时代的荣光,让柳传志安安心心地退居二线呢?毕竟,对于柳传志而言,要完全放手这个“亲生儿子”,估计还是有许多不舍的。

点评:事不过三,柳传志不会再出山了吧。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在一身铆钉朋克装、一曲《You raise me up》的深情演唱中,马云和张勇完成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职位交接,自此风清扬马云退出阿里业务管理的舞台,逍遥子张勇正式接班为二代“掌门人”。

恰如张勇唱出的歌词:“You raise me up,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/你激励了我,故我能立足于群山之巅”。回顾过去20年,马云带领阿里巴巴完成了从B2B到B2C的业务转型,渡过了金融危机,并推动阿里实现一次赴美上市、两度赴港上市。截至2019年12月,阿里巴巴市值超过5万亿,成为港股市场新股王。展望下一个20年,张勇所接管的阿里巴巴已经不单单是一家电商、云计算或者互联网公司,而是一个拥有10万多员工、覆盖近30个业务并且仍在不断进化中的“经济体”,但在淘宝天猫月活增至7.85亿、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加速落地的另一边,阿里巴巴也面临核心商业增速放缓、新零售亏损拉低利润等挑战,CFO出身、以稳健著称的张勇将会掌舵阿里走向何方?

点评:创业容易守业难。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一向被外界认为是最“佛系”老板的宿华,在短视频竞争白热化的2019年,带领快手正式开启战斗模式。宿华曾在内部信中表示,对快手“肌无力”的现状并不满意,“慢公司”的标签使其寝食难安。

“内忧”存在的同时,“外患”也时刻提醒着宿华快手需要战斗。短视频赛道中,商业化成熟的抖音虎视眈眈,大股东腾讯不断追加融资的同时,也没有放弃孵化其短视频产品矩阵意欲包抄。

于是,就在今年,宿华要求快手在2020年春节之前达到3亿日活,这一目标犹如嘀嗒作响的倒计时,不但促使一向克制的快手加快了商业化步伐,也让其甘愿在即将到来的央视春晚上撒下10亿元红包进行助攻。

另一边,2019年成为了电商直播元年,而早已具备“直播+电商”基因的快手乘着风口,成为了该赛道少有的可与淘宝直播抗衡的种子选手。但这或许也意味着“树大招风”,之前在电商直播上多是闷声发财的快手,在未来不可避免地要与巨头展开一番厮杀。

变革组织、优化结构、全员战斗,技术出身的“佛系”宿华在2019年终于决定全身迈入这腥风血雨的商业世界,等待他的将是怎样的一番光景?

点评:“佛系”技术男秒变“战神”!

王思聪、罗永浩、李佳琦、丁磊,谁是2019互联网“难”主角?

“全体女生听我的,买它买它买它!”2019被称为电商直播元年,作为头部淘宝主播的李佳琦和薇娅掏空了无数粉丝的钱包。

淘宝直播在2016年就有布局,但彼时直播带货在大众眼里是“像电视购物一样,很low”的存在。2019年随着李佳琦的出圈,消费者们逐渐“真香”。2019年双十一当天,淘宝直播成交近200亿元,超过50%品牌商家通过直播获得新增长,直播正在成为电商的标配。

对于双十一战绩,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冷静评价称“不是我们天赋异禀,而是我们遇到了风口。”作为风口的电商直播,让传统电商的“货对人”,变成了“人对人”,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因此而改变。

但在爆火的同时,电商主播们也因为其选品质量频频引发争议。仅李佳琦在今年以来就出过不粘锅“翻车”、大闸蟹被指虚假宣传等问题,直播合规、货品把控或许在接下来将成为所有电商主播都需要面临的挑战。